秦小明 | 年轻人应该花大力气习得硬知识

08-21 19:01 首页 秦小明



今天周五,讲讲小明在大学里的小故事,顺便回答很多读者提出过的问题:


为什么你的知识体系总能逻辑严密,清晰顺畅?为什么学了那么多年依然记忆犹新?有何方法技巧?


没有。如果一定要说方法,那就是别人花3天突击一门考试,我要花上一整个学期。


三天应付完一门课程,带给你的就是三天付出的回报,一个学期是一个学期的回报,世界是公平的。


1


上大学时,一开始我和多数人一样,热衷于“提升综合素质”的信条,参加很多社团,很快觉得不过瘾,自己搞起了社团。


临近期末,社团创建的任务,加之双倍于同学的学习任务(第一年我同时修了两个专业的课),让我第一个期末亮起了红灯。


后来仔细思考了两个经典问题:


来大学做什么?

毕业做什么样的人?


当然不是“混”,以及“混混”。大部分人不会去想这样的问题,想了也是白想。抽象如斯,如何想得明白?


可是我还真的正儿八经花了很长时间去想,白天想,晚上想,想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走路恍惚。最后得出结论:


我要学习,我要热爱学习,学习才能使我快乐!


确定了大战略之后,便是开始疯狂地做减法。我学着大胆舍弃一些东西,没有牛逼到可以同时做好多件事情,所以我放下了创建中的社团,退出了很多活动,后来我也几乎没有参加各种比赛,实践,甚至没有实习。


除了睡觉,八成的时间花在了三个地方:教室,图书馆,和操场。另外两成用来赚钱,那时我便认为,商业意识是需要尽早培养的。


第一是专业课的学习,很多人不会看教材,我挨着看,一遍看不懂看第二遍。厚如砖头的公司金融原版,我挨着一页一页读完,连教授都觉得惊讶。


第二是文史哲等通识书,文明史、哲学批判、文学创作、心理学、生命科学通论等,读这些也算对我早年较弱的文科素养有些许弥补。


第三则是相对严格的学术论文,早年一直想走基于行为金融的资产定价的学术研究道路,所以读了一些宏观经济,资产定价和行为学研究的论文和书籍。


除了用来赚钱的时间,以及必要的活动,几乎每天都在图书馆呆到闭馆或是教室清场。学校晚上教室清场会放梁祝,至今听到这首曲子都觉得亲切和怀念,不知如今曲目变更与否。然后再去操场跑步约半个小时,回去洗澡,睡觉。


如此循环着过了大学前三年。


仍记得有一位大学室友,常常带着相机约着各种好看的小姐姐拍照,再回来乐此不疲地为她们修图,期间不忘给我们展示他的工作成果,并附带得意的语气和我讲:


小明,你看,这才是大学生活该有的样子。你天天泡图书馆泡自习室,多无聊没趣啊,你以为这样能搞到妹纸吗?搞不到的啊!


室友说得完全正确。


因为我老干部一样索然无味的生活,加上本身长得普通,大学里写过些纸条给一起学习的妹纸,均无回应。


总之,我在大学里几乎处于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式当中,回过头看,自己也觉得有些惊诧。


说是蔽塞不开化也好,说是有强大的自控力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也罢,反正我的确没有走很多同学早早就开始走的那条学习-实习-比赛-社团,这种多位一体的路线。


2


在讲我对知识体系的划分之前,想先顺便提几个我认为有趣的小问题。


1 鸡汤与干货。


鸡汤与干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关于人的“知识”,后者是关于物的知识。


以人为对象的经验抽象总是充满了主观性和反人性,比如要努力,要自律,要忠于伴侣,要花时间去找到真正热爱的事业,几乎都是违反生物本能的。以物为对象的经验抽象则相对要好很多,且少了很多主观性,按图索骥即可。


如何制作一道番茄炒蛋,原料需要什么,火候需要多久,油盐酱醋糖各方多少,是干货。但如果成为一个可以把番茄炒蛋做到极致的大师,则是鸡汤。


干货和鸡汤,很多时候,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个层面,不要把它们对立起来。完整的经得起考验的知识体系里,两者犹如阴阳两极,缺一不可。


2 演绎与归纳。


前者从最基础的事实/公理/假设出发,逐级推演,得出结论。后者从比较和类比当中分析,得出结论。


尽管很多时候两者相辅相成,但是人们更习惯采用归纳思维,而非演绎。这样的问题是,很难快速了解问题的本源,深入现象之后的本质,以及进行“破坏性”创新。


常见的年轻人讨论择业问题,几乎全是归纳思维。对比一下各个行业的薪资水平,发展前景,需要的条件,然后再对比一下自己,即做出结论。


演绎思维则要求你从根本角度去理解商业形态之上的行业分工和格局,以及对应的不同的商业模式,在不同模式上,收入和成本产生之来源,再在此基础之上的各个职业门类的差异,以及对应背后技能需求,发展前景之不同,再根据自身情况综合决定。


3 批判思维/事实和观点。


批判性思考几乎是个体保持独立的全部思维基础,这当中最重要的起点则是能分辨清楚摄入信息当中何为观点,何为事实。


观点只能从概率上逼近事实,而远非事实本身。


不少人会把这两者混淆起来,最后让自己的头脑成了别人观点的跑马场。更有甚者,不加思考自己便采取不符合自身情况的行动。


要形成批判思维的重要一步是要完善基础学科的思维框架,或者叫知识体系。


例如,任何一个大学毕业生,都应当熟知并运用:


数学教给我们的严密逻辑推理论证的思维,何为假设,何为基础定理公理;经济学教给我们的边际思考问题的方法,静态和动态思考问题的方法,以及机会成本,均衡,竞争,个体理性的思维方法。


金融学教给我们的风险收益思考模型,无套利均衡模型,以及预期定价理论;心理学教给我们的潜意识、认知体系、认知和行为的关系等相关知识;生物学的进化理论;工程学的结构化思维......


如此等等。


思维习惯的养成需要有大量的知识尤其是基础学科的基础知识,它们会长远地充当你解决问题所运用的思维系统的方法论和工具基础。


这些知识需要将其连成知识网,没有形成网状的碎片化结点化知识,调用起来是困难的。


这也说明,思维系统的养成,知识体系的完善,是一个需要刻意训练的过程,它远非你闲来无聊躺在沙发上刷淘宝,看综艺,亦或是听一首放松的音乐那么简单。


3


我对知识/技能的理解,习惯按照需要习得的时长和集中精力的程度分为四个象限来看,可以参考下图:




第一象限:我称之为专业性硬知识。


它既包括了每个专业的大学生在学校里的专业课程相关的知识,比如一门编程语言,比如财务报表的编制和分析,比如电路原理及设计等等。


也包括了需要通过集中一段时间阅读和反思活得的思考问题的基本方法和逻辑,包括哲学/文学/逻辑学/数学等基础学科的普世方法论。


第二象限:我称之为应试性知识。


这个名字非常形象,就是指那些你在短时间内突击获得的知识,比如平常不学习通过期末考试周刷夜应付考试获得的知识。也包括为了考取各类证书突击准备获得的知识。


第三象限:碎片化知识。


即是消遣娱乐当中获取到的信息,例如刷微博和朋友圈获得的信息。


第四象限:经验性软知识。


人际交往,沟通交流,组织协调,包括部分的领导力等等。


这样划分很有意思的一个点是让你明白你在各个阶段需要重点关注的对象是哪一类,而且各类知识带给你何种程度的影响。


毫无疑问,我认为在大学阶段,最应该重点关注的是第一象限的硬知识,因为一旦大学毕业,就再难有机会让你在几年之内集中精力去习得这些知识。


然而很多同学却把重点放在了第二象限和第四象限的知识获取上。


当今的大学生们一进大学就开始筹备就业,刷实习经历,各种社交活动场合刷脸熟抱大腿,社团里刷头衔,但最应该刷的「硬知识」却被最大程度地忽略了。


大学生们通过几个晚上通宵复习,应付考试,一些聪明的学生可能据此还会获得不错的分数,也因此常常成为炫耀的资本:你看,我复习一天就能拿到满绩。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刷夜突击应付考试得来的知识,有多少能融入血液,成为你终身受用的东西呢?


恐怕少之又少。


突击性的知识并不能带给你长远的获益,最终决定你的知识深度和基础思维框架的是第一象限的硬知识。而第四象限的软知识,很多时候属于在工作/人际场景当中自然习得的。


对于尚未毕业的小朋友,我非常强调第一象限知识的获取。特别反对读书无用论,特别反对靠刷夜突击应付考试,特别反对鼠目寸光看待自己的专业知识,也不太主张花过多的时间去锻炼所谓的“领导力”等软性技能。


真正的软实力,是建立在绝对实力的基础上的。而绝对实力,又大部分建立在过硬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已经让人信服的行动结果之上的。


对「硬知识」的忽略,很多人随着年岁的增长,才会倍感唏嘘和遗憾。希望这种遗憾,不要出现在尚且年轻的你们身上,也不枉费我从大学经历,写到了这里。



PS:


今天是分析写作训练营报名的最后一天,对批判思维/分析逻辑/写作主题感兴趣的老铁们,请点以下链接了解详情:


如何思路清晰地分析问题,并把它表达出来 | 小明分析写作训练营第1期




  赞赏 

苹果用户长按二维码赞赏




秦小明


关注我

和20万人一起学习金融思维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首页 - 秦小明 的更多文章: